您现在的位置:乐器空间>琴人文苑
你知道李斯特是钢琴大家,但知道他有多勤奋,多爱提携学生么?
2017-12-25 来源:乐器空间

文:韦麦

李斯特作为亘古溯今、擅长表演的最出色的钢琴大师,他同时也是指挥家、评论家、城市音乐指挥和其他几十位艺术家的慷慨支持者、提携者(特别是肖邦和瓦格纳)。

李斯特一生忙得不可开交,钢琴家的生涯并不占用他生活的大部分时间。

1847年声名极盛时期,他停止音乐会活动,再也不作为收费的艺术家公开演出;但这不等于说他不继续公开演出,几乎直到临死前他还在演出。

恭维话和公众的崇拜对他和呼吸空气一般重要,不过他一般只在慈善音乐会上义演。他花越来越多的时间教学,集中精力于威玛宫廷音乐总监的工作,使威玛成为新音乐的基地。威玛成为世界上所有音乐才子--钢琴家、作曲家、小提琴家、歌唱家、指挥纷至沓来的圣地,他们都是在李斯特的“监视”之下崭露头角的。

他的创作数量惊人。

单是他的创作--钢琴曲、交响诗、各种合唱和乐团曲、改编曲、协奏曲、编订不同作曲家的作品--看一眼《格罗夫辞典》中汉弗莱·塞尔编的李斯特作品目录,单是抄写这么些谱子,就令人头晕目眩。

不知道李斯特哪来的时间,更不说作曲了。还有他的教学任务,他自己的演奏,他审稿,以及浩如烟海的通信。

到最后,他不得不减少工作负担。早在1862年,他已经在若干音乐杂志上声明,谢绝转寄乐谱或其他音乐文字给他。但欧洲的音乐家无不寄作品请他演奏、指挥或提携。到1881年他开始感到厌倦,他写道:“我不喜欢写信到了极点。我怎么能一年回答两千多封信,而不失去理智?”

李斯特写了13首交响诗,其中最著名的为《前奏曲》、《塔索》、《玛捷帕》。

《爱之梦》第三首(李斯特)中国国家交响乐团 - 空

他的交响诗具有民族主义倾向,在管弦乐方面,他写了两首钢琴和管弦乐协奏曲,以《降E大调第一号钢琴协奏曲》最著名。

在音乐方面,李斯特似乎无所不能。

作为指挥,他没有得到多大赞誉;但是瓦格纳写道,当李斯特指挥《唐豪瑟》时,“我看到第二个我,惊讶万分。我在创作这部作品时的感觉,李斯特在指挥时都感受到。”

李斯特的本领大得吓人,在一个控制严密的社会里,准会被视为巫士而绑在火柱上烧死。复杂的乐曲,他能听一遍后立即弹奏,不用看谱。美国作曲家和理论家珀西·戈奇厄斯弹他自己写的一首奏鸣曲,李斯特听后坐下,不看手稿,就在琴上示范如何改进某个段落,戈奇厄斯无话可说。

毫无疑问,李斯特是两个最了不起的演奏家之一(另一个是法国的圣桑),十九世纪的音乐家都可以为他那神奇的演奏能力作证。一次,门德尔颂在埃拉尔那里给李斯特看了他写的《g小调钢琴协奏曲》的手稿,门德尔颂说笔迹很潦草,几乎看不清楚,李斯特却一路看一路弹了下来,“尽善尽美,比任何人的正式演奏还好。”门德尔颂把这个故事讲给费迪南德·希勒听时,后者毫不惊奇。他早就知道,李斯特弹大多数作品都是第一次弹得最好,因为他有事可做;第二次弹时,总是要根据自己的意愿添加些什么。

格里格讲李斯特演奏他的《a小调钢琴协奏曲》的故事已是众所周知,对于格里格的另一次经验,人们不太熟悉。那是1868年格里格第一次见李斯特,带去了一首小提琴奏鸣曲。格里格的钢琴弹得也很不错。

李斯特弹乐团谱也一样精彩。1876年,一个名叫奥蒂斯·B·博伊斯的美国作曲家,在威玛拜访他时,带去一份乐团总谱。李斯特叫他自己弹。博伊斯谈起这件事时,相当有趣:“不管怎么说,李斯特的神话令人震惊;我们有时怀疑他是否真有他的同时代人所说的技巧。他是当年第一,这是无可置疑的。

可是,从那时到现在;技巧已经走过很长一程路;可惜我们永远无法知道,李斯特的崇拜者、也是他的重要学生之一阿瑟·弗里德海姆说,在某些‘专门化’的技巧方面,罗森塔尔和戈多夫斯基超过李斯特。德高望重的教师鲁道夫·布赖特豪普特称许多钢琴家的技巧比李斯特高明,但他们两人都没能在李斯特经常演出的盛期听他演奏。很可能是,李斯特在生命的最后三十年里根本不练琴。

顺便提一笔,布赖特豪普特写道,李斯特的手很大,可以伸展十二度。虽然关于李斯特的手的大小,有许多矛盾的说法。

李斯特的一个早期学生威廉·梅森说,李斯特的手的伸展没有什么了不起。 “很窄,手指长长的、细细的,好像指关节比别人多一倍”。

另一个学生卡尔·拉赫蒙德似乎能一锤定音,解决这个问题。拉赫蒙德在1882-1884年在威玛跟李斯特学习。有一次,李斯特弹《汉马克拉维亚》的慢乐章,他在场。这个和弦是左手的升F、升C、升A、和右手的升A、升F、升C。拉赫蒙德引用李斯特自己的话说:“公众称赞我的手大,你看,我刚好够十度,足以应付。”

李斯特和他的学生开创了十九世纪的豪迈派,使音乐的道德派大为头痛。年轻的钢琴家都师法李斯特,如同1940年代的年轻人也都师法弗拉基米尔·霍洛维茨。

学院派开始担忧。路易斯·科勒是一个受人高度尊敬的钢琴家和作曲家,曾经跟李斯特学过,他写过一段话,很像出自今人之笔,在1874年(在《新音乐杂志》上)哀叹新派技巧大师的态度和修养。

科勒说,他们听上去一个样;弹琴没有灵魂,精确得像机器;他们都想“玩弄奇才”,学李斯特弹琴;甚至模仿他装模作样,让头发覆盖在眼睛上。

李斯特拿得起、放得下。

而他的仿效者,科勒说,“不自然地逼出不合适的音色、毫无意思的渐快和渐慢,没完没了的自由速度,叫人不知所云,不敢肯定是弹的人还是听的人脑子有问题”,科勒忍受不了。然而,又找不出一个不属于李斯特学派的重要钢琴家。

李斯特从1820年代起一辈子教琴,桃满天下,著名的有汉斯·冯·华罗、威廉·梅森、卡尔·陶西格、接斐尔·约瑟菲、索菲·门特……名单简直开不完,詹姆斯·赫尼克在他写的传记中开列的李斯特学生的名单长达多页,难以开全尽数。

李斯特欣起了音乐世界的“阿提拉”狂想,奏出了匈亚利民族的深情颂歌,用他的天才向世界诠释了人类的诗与远方。


圣格威二级
龙凤乐器二级
亚特乐器二级
金韵乐器二级
丽格乐器二级
联系我们
乐器空间网
Add:北京市通州区《乐器空间》编辑部
Tel:400-018-5586
E-mail:yqkj@vip.163.com
© 2018乐器空间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www.misbj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4258号-3   京公网安备11010802103107号 技术支持:创意设计